在微信平台上,曾經有一篇文章宣稱《美國正式確認紅酒抗癌》,說是耶魯大學的研究表明“喝紅酒可以增加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存活率”。雖然這篇文章後來被丁香園舉報,被認定為不實信息,但此前已經得到了“10萬+”的閱讀量。按照“謠言—闢謠”的傳播常規,這“10萬+”的讀者中,知道這是不實信息的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這裡要講解的是:這樣一個傳說,是如何出爐的。

耶魯大學確實有過一項研究,探討紅酒與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存活率關係。這項研究的結果最早是在在2009年的癌症學會年會上報導。然後,在2010年的《癌症生存期刊》正式發表。雖然那篇微信文章中所說的數字跟論文中稍有一點不同,但沒有實質性的差異,可以確定引用的就是那篇論文。

這項研究是流行病學調查。在科學研究中,流行病學調查往往只是發現現象,提供假說,大多數情況下不能“確認結論”。也就是說,僅僅是基於這是一項流行病學調查,微信文章說“確認XXX”就已經是誇大其詞。

這項調查長期跟踪了575名“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生存狀況。結果發現:喝葡萄酒患者5年生存率是75%,而不喝葡萄酒的則是69%。因為這些人除了喝不喝葡萄酒之外,還存在著其他方面的不同,而那些因素也可能導致這個生存率的差異。研究者通過統計工具,排除了年齡、教育狀況和抽煙等因素的影響之後,喝酒者的五年生存率還是要比不喝酒的高一些。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只是研究者想到、也收集了數據的因素,並不能涵蓋所有的影響因素。

更重要的是:一項幾百人的流行病學調查,75%與69%的差別其實相當小(儘管在統計學上算是有“顯著性差異”)。研究者討論這項研究結果時也提到,喝葡萄酒的人可能伴隨著更好的社會經濟條件。但是,社會經濟條件的數據並沒有收集。在論文中,他們試圖用社會經濟條件所伴隨的飲食習慣來解釋五年生存率的差異——這是基於“社會經濟條件好的人會吃得更健康”和“吃得健康就能增加五年生存率”。不過,這兩個假設並不見得成立,而結果是兩組人在“健康飲食”方面的差異也並不明顯。

實際上,社會經濟條件的差異,更主要體現在醫療保障條件上。顯而易見,社會經濟條件更好的癌症患者,有意願、也有能力進行更好的醫療。醫療保障,遠比其他因素更能影響癌症患者的壽命。

簡而言之,這只是一項證據力度非常弱的小樣本流行病學調查,其結果完全無法說明“喝紅酒可以增加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存活率”。

如果真要討論喝酒對癌症發生率的影響,就應該看看科學界做過的更多研究。 2004年,意大利學者匯總了過去三十多年中關於喝酒與腫瘤等14種疾病以及受傷情況的研究論文,涉及到的研究多達156項,總人數超過了11萬。

他們發現,只要喝酒,就會增加癌症的發生風險。風險的增加幅度跟酒精的量相關,不管是白酒、葡萄酒還是啤酒,只要有酒精,都同樣增加風險。比如,每天喝50克酒精(大致相當於2兩50度的白酒),那麼口腔癌和咽癌的風險將增加2.1倍,食道癌、喉癌和原發性高血壓的風險都會增加一倍左右,乳腺癌增加55%,肝硬化增加6.1倍,慢性胰腺炎增加78%,出血性中風增加82%,而肝癌的增加也有40%。

雖然這些也主要是流行病學的調查,也只是發現了“相關性”和假說,而不是“確認”,但是這些研究總體的樣本數和風險的增加幅度,都遠遠比耶魯的那項研究要高。也就是說,跟耶魯的那項研究相比,這些“喝酒會增加癌症風險”的論文證據還要強得多。

創作者介紹

地球村美語-看見世界的工具及環遊地球村的翅膀

Philipp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