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城市耕作固然是不少城市的發展潮流,而在美國亞特蘭大,城市耕作更解決了不少露宿者的生活困難。

roofttop-garden-51

Metro Atlanta Task Force for the Homeless是美國東南部最大規模的關注露宿者組織。

他們在亞特蘭大一楝四層高大廈的天台設置了80張種植床,露宿者可以透過參與種植,換取那裡的床位及儲物空間。這項計劃讓參與者親手種植自己的食物,並從中學習農莊運作及一些綠色技術,有助他們日後投入社會。

rooftopgardenatlanta_IMG_1637

組織負責人Anita Beaty指出:

「社會討論露宿者議題的時候,往往把他們看得一無是處,只關心如何改變他們,卻忘記了他們作為露宿者的具體經驗:貧窮、無家可歸。我們的計劃,正正是讓他們透過勞動,獲得住處,而他們勞動獲得的經驗,又有助他們尋找工作。」

現在,這個天台菜園計劃足夠為400人提供新鮮農作物。未來,他們打算把計劃拓展至多一楝建築物,讓更多人受惠。

http://www.outside.hk/%E5%A4%A9%E5%8F%B0%E8%8F%9C%E5%9C%92-%E8%AE%93%E9%9C%B2%E5%AE%BF%E8%80%85%E8%87%AA%E7%B5%A6%E8%87%AA%E8%B6%B3/

Philipp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普通的旅客,最著緊的是最受歡迎的景點在哪裡、或者到哪裡買手信。但是,所謂的「數碼遊民」卻非一般旅客。

Pieter Levels是荷蘭的網頁工程師,近兩年都在新加坡、香港、東京、馬尼拉、台北等城市之間工作。他只拿著簡單的行李,找些有高速Wi-Fi、氣候良好、生活費不高、食物不錯的地方,便可以坐下工作。

Levels發現,愈來愈多人像他這樣在不同城市之游盪、工作。Levels和他的朋友,自稱「數碼遊民」(digital nomads):不受地域所困的自僱人士、既不是到此一遊的普通遊客,卻也不是長居的市民。

現時,並無實際統計出有多少這類的獨立自僱人士。但是,自從自由工作、全球的共享經濟、各種數碼技術的興起,這類「數碼遊民」的人數急升,特別是在歐洲和亞洲的城市之間。

Levels在Slack上開了一個會員制的群組,叫#nomads。群組成員互相交流資訊,得知哪位成員在相同的城市,可以分享一些普通旅客不會問的生活資訊。他也建立了remote | OK,一個提供遙距工作的資料庫。

此外,他也建立了一叫Nomad List的網站,替「數碼遊民」排列出最適宜「流浪工作」的城市。他很想推廣「邊工作、邊旅遊」的生活模式,向人證明這是可行的。

Capture

看一下Nomad List所列出的城市:不僅有生活數指甚低的曼谷、烏布、胡志明市,也有美國的Nashville、拉斯維加斯、和西棕櫚灘──它們的生活指數都比紐約和倫敦低得多。

Levels說:

「說自己是『世界公民』很老土吧?但那已經愈來愈成真。這種全球意識成為我建立Nomad List的原因,也影響了我跟誰成為朋友。現在,和一個韓國女生、一個英藉新加坡男生、一個墨西哥女生和一個尼日利亞男生一起吃晚飯,已經很普通了。」

http://www.outside.hk/%E5%9F%8E%E5%B8%82%E4%B9%8B%E9%96%93%E7%9A%84%E3%80%8C%E6%95%B8%E7%A2%BC%E9%81%8A%E6%B0%91%E3%80%8D/

Philipp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